Air Jordan 1 Fearless Hey Dude Sneakers Men Nike Shoes Brooks Shoes Nike Shoes for Men
Sneakers2090

【體路專訪】退役是每個運動員都會經歷的階段,離開鎂光燈,有人選擇跳離「舒適圈」轉型,有人選擇留下來,為自己的專項出一分力。這次故事的主人翁雖然3年前受傷患困擾被迫退役,但他仍選擇在幕後協助自己心愛的項目發展,他就是首位登上奧運舞台的前男子佩劍運動員林衍聰。

林衍聰,2018雅加達亞運會
運動員生涯的最後一戰,林衍聰率領男佩隊在2018年亞運團體賽摘銅。(圖:體路資料庫)

「大師兄」林衍聰在劍擊路上征戰了19個年頭,生涯為香港寫下無數歷史,2012年在倫敦奧運成為首位男子佩劍港將登上奧運舞台,2014年在仁川亞運勇奪個人賽及團體賽兩面銅牌,Hey Dudes 為香港寫下多個男佩的「第一次」。在2018年雅加達亞運,「阿聰」雖然在個人賽失利,但他帶領一眾師弟在團體賽殺入4強,最終以一面銅牌為運動員生涯畫上圓滿句號。雖然卸下劍服,但林衍聰從未離開劍道,一直在背後培育新一代劍手。

穿起西裝重返賽場

不過,林衍聰的身影最近回歸本地劍擊賽事,在賽場上穿梭各條劍道,惟他身穿的不再是密不透風的劍服,而是筆挺的西裝,皆因他的身份已經由曾經的「香港佩劍一哥」變成賽事主裁判。退出賽場多年,及至今年才決心穿起西裝為本地賽事作判決,原因竟是因為「不喜歡」,「因為不希望判自己的師弟輸,或是不想因為自己的判決錯誤令某個劍手落敗,而且自己的學生有參賽,當中好像存在爭議,不想引起不必要的爭執。」雖然曾經百般不願,但在人才缺乏下,「阿聰」仍交出他的「第一次」,「因為疫情請不到海外裁判,香港劍擊總會想我與其他師弟幫忙,始終這方面如果做不好會令劍擊發展有局限,判決不好亦會令家長對這項運動有負面的看法,所以決定擔任這個角色,希望可以幫助香港佩劍發展。」

很多人說劍擊是貴族運動,其實所有運動都不應該有區別……

穿起西裝遊走各條劍道,場上的每個人仍是熟悉的臉孔,Brooks Shoes  但已經不再是在賽場上共同為目標奮鬥的伙伴。看著昔日的隊友在劍道上為每一劍拼命,「阿聰」又會否懷念昔日手執佩劍在場上揮灑汗水的日子?答案是肯定的,「不『掛住』就假,我都好想自己是落場打,而不是做判決的人。不過想還想,畢竟在這個圈子浸淫了接近20年,有更多事情是此時此刻的我應該做。」

對於這位曾經的香港男子佩劍隊靈魂人物,「該做」的除了為比賽作裁決,亦要培育下一代的劍手。現時身兼教練的「阿聰」,渴望有更多基層能夠接觸這項眾人眼中的「貴族運動」:「由我接觸劍擊開始,這項運動在香港都是很難接觸到,很難找地方學,始終這個圈子的人都比較富有,而且學的過程都需要錢,變相令低收入家庭的小孩及少數族裔會被忽視。很多人說劍擊是貴族運動,其實所有運動都不應該有區別,不想因為錢抹殺一個可能的未來奧運獎牌運動員,所以接下來想與不同組織合作,令劍擊能夠在不同階層發展,讓整個運動成長起來。」

其他劍種可能有些劍手特別出眾,但佩劍不需要一個這樣的人,而是全隊一起努力打上去……

林衍聰的運動員身份不再,沒機會再次以隊中「老大哥」的角色帶領男佩在大型賽事爭奪獎牌,但看著一眾昔日並肩的師弟,「阿聰」堅信他們有能力再次登上頒獎台,「他們的水平在亞洲其實不差,男佩從我初期毫無競爭力,慢慢開始有力爭奪獎牌,現在只是一個調整期,劍手們欠缺一點信心。其實佩劍隊只是在走花劍隊曾經走過的路,張家朗的師兄都是反反覆覆經歷許多,Hoka Shoes 才成就家朗這面奧運金牌。」談到領軍人物,香港劍擊隊在其餘兩個劍種都有一位代表性的劍手,花劍有張家朗,重劍有江旻憓,但唯獨佩劍這個位置好像一直空缺,然而林衍聰認為這個人並不需要出現:「佩劍是一整個隊伍齊上齊落,其他劍種可能有些劍手特別出眾,但佩劍不需要一個這樣的人,而是全隊一起努力打上去。」

回顧近20年走過的劍擊路,林衍聰雖然身上滿佈傷痕,肩膀的傷患甚至到現在仍困擾著他,但他絲毫沒有半點後悔,皆因劍擊已經是「阿聰」的生命之一,「好多事都離不開劍擊,這項運動已經離不開我的生活,每日都有劍擊出現。沒有劍擊,就沒有今天的林衍聰,所以此刻更要回饋擊劍運動。」身穿劍服的林衍聰為佩劍的「過去」寫下一個又一個歷史,穿起西裝的林衍聰為賽場的每個「現在」作出判決,穿上教練服的林衍聰為佩劍的「未來」培育新一代,無論任何身份,「阿聰」都為佩劍作貢獻。在佩劍的史冊上,大概早已留下林衍聰的名字。

圖、文:彭淬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