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羅斯佔領的一座烏克蘭重要水壩被炸毀後,數千民眾正從水壩下游疏散。俄烏相互指控對方是炸毀水壩的元兇。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表示,新卡霍夫卡(Nova Kakhovka)的水壩被毀後,可能有80個城鎮和村莊會被淹沒,他將此歸咎於俄羅斯。滾滾河水正湧入德聶伯河,據說已經對赫爾松市構成了致命性的洪災風險。

俄羅斯否認摧毀了這座由其控制的水壩,並指責是烏克蘭炮擊所致。

基輔和莫斯科就大壩決口相互指責,交戰雙方的說法尚未得到BBC的證實。

卡霍夫卡水壩位於巨大的卡霍夫卡水庫(Kakhovka reservoir)下游,對該地區至關重要。該水庫為當地農民和居民提供水源,也為扎波羅熱核電廠(Zaporizhzhia Nuclear Power Plant)提供水源。它還是向俄羅斯佔領的克里米亞南部輸水的重要通道。

烏克蘭國有水電廠管理機構警告稱,預計當地時間周三(6月7日)上午水庫排放下游的高峰期會到來。隨後將進入一個「穩定期」,預計水位將在四至五天內迅速下降。

烏克蘭水壩遭炸毀地圖 

BBC

但是各界對意外如何影響歐洲最大的扎波羅熱核電廠的情況表示關注,因為該核電廠使用水庫的水進行冷卻。

根據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說法,該地的情況得到控制,核安全「目前沒有立即的風險。」

視頻顯示洪水湧過水壩破口,幾個城鎮已經被淹,而下游地區的居民被迫乘坐公交車和火車逃離。

Nova Kakhovka 

Reuters
視頻顯示洪水湧過水壩破口,幾個城鎮已經被淹,而下游地區的居民被迫乘坐公交車和火車逃離。

烏克蘭副檢察總長利特維諾娃在烏克蘭電視台上表示,約有4萬人需要撤離,其中烏克蘭控制的德聶伯河以西地區有1萬7千人,俄羅斯控制的東部地區有2萬5千人。

同樣在烏克蘭電視台上發表講話的烏克蘭內政部長克里門科表示,到目前為止已經撤離了約1千人,並有24個定居點被淹。他指責俄羅斯炮擊了赫爾松南部地區,該地區正在撤離人員,並警告水位上升後,暴露的地雷將帶來危險。

一位名為安德烈的居民住在靠近這座水壩的區域,該水壩在俄羅斯2022年2月發起全面入侵後不久被俄軍佔領。他表示相信俄羅斯想要「淹沒」他的城市。

在烏克蘭控制的赫爾松市,一位名叫蘇德蜜拉的女士正在將她的物品,包括一台洗衣機,裝載到連接在一輛老爺車的拖車上。她說:「我們害怕洪水。我們正把東西移到高處。」

她呼籲將俄羅斯軍隊「趕出這裏……他們對我們開槍。他們正在淹沒我們並在幹其他壞事。」

該市的另一位居民塞爾吉也告訴BBC說,擔心「這裏的一切都要毀滅了。」他說:「所有的生物,包括人類,都將被大水淹沒。」他指著附近的房屋和花園示意。

洪水 

Reuters

在被俄羅斯佔領的新卡霍夫卡河岸上,由莫斯科指派的市長萊昂捷夫表示該城市已經被淹沒,已疏散了900人。他表示,當局將派出53輛撤離公交車將城市和附近兩個定居點的人們送往安全地區。他補充說,水位已上升到11公尺以上,一些老百姓已被送往醫院。

克里姆林宮指派的官員表示,小鎮奧列什基(Oleshky)也受到嚴重的洪水影響。

位於被俄羅斯佔領河岸的卡茲科瓦迪布羅瓦動物園(The Kazkova Dibrova zoo)已完全被淹沒,該動物園在其臉書專頁上表示,園內300隻動物都已死亡。

目前還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導致在周二凌晨水壩被毀,但烏克蘭的軍事情報部門指責俄羅斯有意炸毀水壩。

這種說法似乎合理,因為莫斯科可能擔心烏克蘭軍隊會利用水壩上的道路進入他們控制的領土,作為反攻行動的一部分。

莫斯科可能擔心烏克蘭軍隊會利用水壩上的道路進入俄羅斯控制的領土,作為反攻行動的一部分。 

Getty Images
莫斯科可能擔心烏克蘭軍隊會利用水壩上的道路進入俄羅斯控制的領土,作為反攻行動的一部分。

對於渴望保住在烏克蘭南部佔領領土的莫斯科來說,這座水壩成了一個需要面對的問題。就像去年秋天,烏軍攻擊水壩下游的道路和鐵路橋樑,成功地孤立了赫爾松市周圍的俄羅斯軍隊一樣,莫斯科此次可能決計摧毀水壩來阻止烏克蘭的反攻。

他們憂心烏克蘭的反攻可能來自多個方向。

然而,一位俄羅斯官員聲稱是烏克蘭襲擊了水壩,以轉移對其反攻行動失敗的注意力,並剝奪克里米亞(2014年被俄羅斯非法吞併)的淡水供給。

人們一直預計烏克蘭將發起一場重大反攻。基輔表示不會提前預警攻勢的啟動,但最近烏克蘭軍事活動增加被外界視為反攻可能已經開始的新跡象。

星期二晚上,澤連斯基表示,水壩的破壞不會阻止烏克蘭。他發表了一段影片談話稱:「我們仍將解放我們的土地。」

在當天早些時候,澤連斯基舉行了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的緊急會議,討論這個問題。

烏克蘭副國防部長瑪利亞爾(Hanna Maliar)在周一(6月5日)說,烏克蘭軍隊在巴赫穆特的「敵人活動中心」周圍的進攻有所進展。但她並未說反攻行動是否已經開始。

事實上,巴赫穆特數月來一直是激烈戰鬥的中心。它在戰略上價值不大,但在基輔和莫斯科兩方面具有重要象徵意義。

烏克蘭國防部顧問尤里·札克(Yuri Sak)接受BBC第四電台《今日》(Today)節目專訪稱,根據他們的電話竊聽顯示,俄羅斯希望瞄凖更多的水壩。他說:「他們實際上呼籲炸毀更多的第聶伯河水壩。」

烏克蘭將對水壩的襲擊稱為生態災難,並表示有150噸發動機油洩漏到第聶伯河中。烏克蘭水電公司表示,與水壩相關的一座發電站已被「完全摧毀……水利結構被沖走。」

各界對意外會如何影響歐洲最大的扎波羅熱核電廠十分關注,因為該核電廠使用水庫的水進行冷卻。 

Getty Images
各界對意外會如何影響歐洲最大的扎波羅熱核電廠十分關注,因為該核電廠使用水庫的水進行冷卻。

國際領導人將爆炸事件歸咎於俄羅斯,一些人稱之為戰爭罪行。英國首相蘇納克(辛偉誠)稱,如果俄羅斯被發現對水壩的崩塌負有責任,那表示人們將見證「俄羅斯的侵略達到了新的低點」。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批評,水壩的破壞再次顯示了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中的殘暴行徑,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則說對這次「空前的襲擊」感到震驚。

《日內瓦公約》明確禁止在戰爭中以水壩為目標,因為這對平民造成了危險。

過去,烏克蘭的一座大壩被毀導致了災難:1941年8月,隨著德軍的推進,蘇軍在烏克蘭境內迅速撤退。軍隊指揮官決定摧毀扎波羅熱的橋樑和水壩,以阻止敵人渡過第聶伯河。平民沒有受到警告,歷史學家估計至少有3000人喪生。

攻擊水壩是戰爭罪嗎?

倫敦國王學院國防研究系的特蕾西·傑曼教授說,水壩是民用基礎設施,通常不是有效的軍事目標。她說:「在武裝衝突法中,假設有一個烏克蘭軍事單位駐扎在大壩周圍。那麼,俄羅斯可以將其視為軍事目標。但據我所知,情況並非如此。」

國際律師協會執行董事馬克埃利斯博士說:「出於軍事需要,必須對大壩這樣的民用目標進行攻擊;但如果獲得的軍事優勢很小,而對平民造成的損害是災難性的,那麼這將違反國際法。」


分析:誰會從這場水壩破壞中受益?

BBC記者弗蘭克·加德納(Frank Gardner)

在俄烏雙方互相指責對方炮擊水壩的情況下,讓人聯想起去年未解之謎的「北溪」天然氣管道爆炸事件。

在這兩種情況下,西方立即將懷疑指向俄羅斯。但莫斯科兩次回應道:「不是我們乾的。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損害我們自己利益!」

現在,在卡霍夫卡水壩被擊穿的情況下,俄羅斯可以指出它對自身利益造成的兩種損害。

下游土地的洪水迫使俄羅斯向東撤離軍隊和平民,遠離赫爾松和寬闊的第聶伯羅河河岸。這將為赫爾松的居民提供一些有限的緩解,他們一直生活在俄羅斯的炮擊和導彈襲擊下。

其次,這可能影響俄羅斯佔領的克里米亞的供水,克里米亞是一個乾旱的半島,依賴靠近這個決堤水壩的一條運河供應淡水。

自從俄羅斯在2014年非法吞併克里米亞以來,該半島已成為一塊重兵防禦的土地,俄烏兩國都聲稱對其擁有主權。

但是,卡霍夫卡水壩潰壩需要放在烏克蘭戰爭的更廣泛背景下來看,尤其是在烏克蘭夏季反攻已顯示出已經開始的情況下。

為了使這場反攻成功,烏克蘭需要打破俄羅斯對去年佔領的一大片土地的壓制,這片土地將克里米亞與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相連。如果烏克蘭能找到一種戰略,成功突破佐帕羅茲希亞南部俄羅斯軍隊防線,將該地區一分為二,那麼就可以使克里米亞孤立起來,實現重大的戰略勝利。

但自去年2月全面入侵以來,俄羅斯已經吸取了很多教訓:莫斯科看了地圖,計算出烏克蘭最有可能進攻的地方,並在過去幾個月裏建造了真正強大的防禦工事,阻擋了烏克蘭向亞速海進攻的任何行動。

目前還不確定烏克蘭是否計劃將其部隊派遣到這些防禦工事的西側。基輔高級指揮部明智地將計劃保密,讓俄羅斯猜來猜去。但是,無論是誰幹的,現在炸毀了水壩使烏軍反攻變得更加棘手。這是因為,第聶伯羅河在到達烏克蘭南部時已經是河面寬闊,面對俄羅斯的炮擊、導彈和無人機火力,讓裝甲旅渡過這條河流會非常危險。

由於水壩已決口,下游大片土地被洪水淹沒 

Reuters
由於水壩已決口,下游大片土地被洪水淹沒。

現在,由於水壩已決口,下游大片土地被洪水淹沒,位於赫爾松對岸(東岸)的地區實際上對烏克蘭裝甲部隊來說已成為禁區。

有一個歷史的旁注是,俄羅斯在這個地區確實有過類似的行為。1941年,蘇聯軍隊炸毀了同一條第聶伯羅河上的水壩,以阻擋納粹部隊的前進。據說數千名蘇聯公民在隨後的洪水中喪生。

然而,現在的底線是,無論是誰現在擊穿了卡霍夫卡水壩,都打亂了烏克蘭南部的戰略棋盤,迫使雙方進行了一系列重大戰略調整,可能延遲了烏克蘭在其一直承諾的反攻中的下一步行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On Cloud Sneakers | Lucchese Outlet | Oboz Canada | Freebird Boots | Born Shoes | Carolina Boots | Topo Shoes | Whites Boots | Crispi Boots | Dingo Boots | Barefoot Shoes Canada | LaCrosse Boots | Cuadra Boots | Lems Shoes | Anderson Bean Boots | Mizuno Shoes | Wesco Boots | Coach Outlet Canada | Scarpa Boots | Lugz Boots | Brahmin Bags | Bueno Shoes | Hobo Handbags | Stetson Boots | Danner Boots | HELM Boots | Dryshod Boots | HOKA Shoes | Puma Shoes Canada | Madewell Shoes | Vamos Schu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