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公司表示,在被董事會解僱幾天后,該公司聯合創始人山姆·阿爾特曼(Sam Altman)將重新擔任公司老闆。

這家科技公司還稱,該協議「原則上」涉及任命新的董事會成員。

阿爾特曼上周五被解職,這一消息令行業觀察人士感到震驚,並導致員工威脅稱,除非他復職,否則將集體辭職。

「我期待著回到OpenAI」,阿爾特曼在「X」(前身為Twitter)上的一篇帖子中表示。

他還說:「我愛OpenAI,過去幾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持這個團隊和它的使命在一起。」

上周,董事會決定解除阿爾特曼的職務,導致聯合創始人格雷格·布羅克曼(Greg Brockman)辭職,這家人工智能明星公司陷入混亂。

到底發生了什麼?

周五(11月17日),人工智能初創公司OpenAI突發聲明,宣佈該公司創始人之一兼首席執行官(CEO)山姆·阿爾特曼(Sam Altman)將離開這家公司。

消息指,阿爾特曼是被該公司的董事會罷免,而董事會則在聲明中表示,阿爾特曼沒有在「他與董事會的溝通中保持一貫坦誠」,因而他們對他「失去信心」,但是沒有說明具體事件。

OpenAI是廣為流行的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ChatGPT背後的開發公司,該工具正被全球數以億計用戶使用。

而阿爾特曼被認為是當中的關鍵人物,他近期曾與世界領導人討論過他開拓的這項重要技術當中的風險問題。

阿爾特曼被宣佈解職之後,另一名OpenAI的聯合創始人格雷格·布羅克曼(Greg Brockman)也隨即宣佈辭職。

此後的周末裏,一度有跡象顯示阿爾特曼有可能迅速重回崗位,但是很快就傳出消息,阿爾特曼將加盟OpenAI的主要投資者微軟(Microsoft)。

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前身為推特(Twitter)的社交平台X上發帖表示,阿爾特曼將會領導微軟旗下「一個新的高端AI研發團隊」。

阿爾特曼則在X上轉推了這條確認他新工作的帖文,並表示:「任務繼續。」

與此同時,OpenAI則任命串流媒體平台Twitch的前CEO埃米特·希爾(Emmett Shear)為臨時首席執行官。

至周一,OpenAI公司700百多名員工聯署發信,要求公司的董事會就罷免阿爾特曼一事辭職。

在信中,他們質疑董事會的能力,指責其破壞公司的運作,並要求重新任用阿爾特曼。

這場突如其來並迅速發酵的事件受到整個科技業界和媒體的關注,外界正在猜測這場動蕩將會影響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方向,還是僅僅是一場鬧劇。

聯合創始人之一布羅克曼也離開了該公司。 

Getty Images
聯合創始人之一布羅克曼也離開了該公司。

AI業界明星忽然被炒引發混亂

38歲的阿爾特曼參與創辦了OpenAI(開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公司,該公司推出的ChatGPT第一次將可與人類互動的聊天機器人概念介紹給了全球廣大公眾。

阿爾特曼也由此成為很多人眼中的AI權威發言人,也被看作是少數把握著這項潛力巨大的技術未來走向的人之一。

他曾與世界領導人討論過這項強大的技術所帶來的風險和益處,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提到,AI是「一個工具而不是生物」,同時坦然承認他也害怕有一天人工智能可能會超出人類的控制。

就在兩周前,他還作為約100名全球代表之一在英國出席世界首個AI安全峰會,並就OpenAI及人工智能技術的未來發表演講。

當時的他似乎未曾預見到這場突如其來的變化,而至目前為止,關於他被解職的原因仍然不明確。

明確的是他離開OpenAI的消息引發公司內部的混亂和外界眾說紛紜的猜測。

該公司770名員工當中的743人參與了針對董事會的聯署,其中包括一些高層——首席科學家伊利亞·蘇茨克弗(Ilya Sutskever)是董事會成員之一,但是他也參與了聯署。

微軟老闆納德拉 

Getty Images
微軟老闆納德拉表示,歡迎阿爾特曼和其他OpenAI員工加入。

他在X上發帖表示,為自己參與了董事會罷免阿爾特曼的行動感到「深深後悔」,指自己從未意圖作出有損OpenAI公司的事。

「我熱愛我們一起建立的一切,並會盡一切努力團結這家公司,」他在帖文中說。

被任命擔任臨時CEO的希爾則表示,這項工作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

但是他同時承認,董事會罷免阿爾特曼的方式「處理得非常糟糕」,並且「嚴重傷害了我們的信任」。

現在,阿爾特曼已經在微軟得到新工作,後者向OpenAI投資數十億美元,持有49%的股份。

聯署的員工表示,如果他們的訴求得不到滿足,他們自己也很可能會從OpenAI辭職,並且表示已經從微軟得到了保證,如果他們願意轉投,微軟會有工作崗位提供給所有OpenAI的員工。

納德拉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訪問時表示,他樂意與OpenAI公司合作,也樂意與從該公司轉投過來的員工合作。

「目前來看……非常、非常清楚的是(OpenAI)的管理方面有一些東西必須改變,」他在訪問中說,並表示兩家公司將會就相關事宜進行商討。

阿爾特曼則在X上發帖表示:「薩蒂亞和我的第一要務仍然是保證OpenAI繼續蓬勃發展……我們致力於全力向我們的合作伙伴和客戶提供持續性的運作。OpenAI與微軟的伙伴關係令此事非常可行。」

不同版本的猜測

是什麼造成這個在一個周末裏迅速越滾越大的雪球,對外界來說仍然是個謎,但是目前也有幾個不同版本的猜測。

有報道指阿爾特曼在考慮一些硬件項目,包括動用資金開發AI芯片,這與目前OpenAI所走的方向有相當大的不同——當中是否有董事會不知道的行動在進行?

另一種可能是和錢有關。

雖然目前廣泛流傳的一份內部備忘錄顯示,董事會沒有對阿爾特曼作出任何財政不當行為的指控,但是眾所周知的是,OpenAI最初在2015年是以一個非營利機構的形式建立,而後又在2019年新建立了一個以營利為目的的分支,同時規定公司仍然由非營利部門領導,而對投資者可取得的收益也設置了不得高於原投資額100倍的上限。

在理論上,這樣既保證了該公司讓前沿人工智能技術「服務於全人類」的初心使命得以延續,又能令該公司獲得AI巨大雲端算力所需的巨額資金。

這也是微軟的數十億美元現金流得以進入的窗口。

並非所有人都對這種架構感到滿意,而且據說這也是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決定不參加這家公司投資的一大原因。

而這種由不營利部門領導營利部門的獨特架構也被認為是造成目前混亂局面的原因之一——在此架構下,即使作為最大的投資方,微軟也沒有在董事會決策層中取得任何席位。

另一方面,由於董事會被定義為以使命而非營利作導向,因此幾年間已有多名董事會成員以利益衝突為由離開。

Emmett Shear speaks at an event in Lisbon in 2018. 

Getty Images
埃米特·希爾將擔任OpenAI的臨時CEO

至上周,這個據稱市值800億美元的公司,董事會成員僅有六人。

這其中還包括阿爾特曼本人,以及隨後辭職的布羅克曼。

雅虎(Yahoo)的前首席執行官瑪麗莎·梅耶爾(Marissa Mayer)在X上發帖評論道:「多數像OpenAI這個規模和影響力的公司,董事會成員會有8-15人,當中大多數是獨立的,而且要有更豐富的董事會經驗。」

而最終,正是這六人董事會中的另外四人,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形式,在OpenAI當中完成了這次震動科技業界的罷免行動。

韋德布什證券公司(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師丹·艾夫斯(Dan Ives)表示,此事實際上是壯大了微軟的實力,並且令OpenAI顯得非常難看。

他表示,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就像是一群「在牌桌上玩耍的小孩」。

「他們以為自己贏了,直至納德拉和微軟接管了這一切……OpenAI這場尷尬的周末馬戲團表演,最終由房間裏的大人們接過來了。」

懸而未決的問題

OpenAI高層之爭始於當時的董事會宣佈解僱阿爾特曼,稱對他的領導「失去了信心」。

董事會指責他「在溝通中沒有始終保持坦誠」——而且,即使經歷了上周五以來的許多波折,仍不清楚他們認為他在哪些方面沒有坦誠。

不管解釋是什麼,很明顯,OpenAI的員工非常不滿——超過700名員工簽署了一封公開信,威脅要離開,除非董事會辭職。

信中表示,微軟已經向他們保證,如果OpenAI的員工想加入,公司願意提供工作機會,微軟後來證實,提供的工資將與他們現有的工資相當。

如今,這一威脅似乎已被阿爾特曼戲劇性的回歸所驅散。

但過去幾天的動蕩引發了人們的疑問:一個只有四個人的小組是如何做出動搖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科技企業的決定的?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OpenAI不同尋常的結構和目的。

它成立於2015年,是非營利組織——許多慈善機構都有這個身份——其使命是創造「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造福全人類」。它的目標不包括照顧股東利益或實現收入最大化。

2019年,該公司增加了一家營利性子公司,但其宗旨保持不變,這家非營利機構的董事會仍在負責。

目前尚不清楚OpenAI未來發展方向的緊張關係是否導致了這場危機,也不清楚阿爾特曼做出了什麼承諾(如果有的話)來確保他的回歸。

但許多觀察人士呼籲提高透明度,特斯拉老闆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等人敦促董事會成員「說點什麼」。但這種情況尚未發生。


這一切將如何收拾?

——BBC科技事務記者佐伊·克萊恩曼(Zoe Kleinman)分析

OpenAI正在尋求開放AGI——人工通用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它目前還不存在,同時也是個令人既驚嘆又懼怕的東西。這個理念基本上就是,有一天人工智能工具將能夠在執行任務時做得人類(也就是我們)目前能夠做到的一樣好,甚至更好。

它有可能徹底改變我們做事情的方式。工作、金錢、教育——當機器可以代替人做事的時候,所有這一切都會面目全非。這是一種強大得不可思議的工具——至少遲早會是。

OpenAI是否已經比我們意識到的更接近這一天呢?阿爾特曼是否已經知道了這一點?就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他就說過,明年出現的東西將會讓現在的ChatGPT機器人看起來像「一個老親戚」。

我認為這不太可能。OpenAI的新任臨時首席執行官埃米特·希爾在X上發帖稱:「董事會並非因為任何安全問題上的具體分歧而罷免山姆。」

他說,對於發生過什麼事,將會有一項獨立調查。

但OpenAI最大的投資者微軟已決定不要冒險讓阿爾特曼將這項技術帶到其他地方。據宣佈,他將會加入這家總部位於西雅圖的科技巨頭公司,領導一支尚未成立的人工智能研究團隊。他的聯合創始人格雷格·布羅克曼會與他一起去,而以今天X上發佈的員工帖文數量來判斷,看來他也將帶走一些OpenAI的頂尖人才。

很多OpenAI員工在X上分享的同一個帖子是這麼寫的:「沒有它的員工,OpenAI什麼都不是。」

這是否在警告希爾,他或許要開始請人了?在OpenAI總部外的一個BBC同事在舊金山時間早上9時30分告訴我說,似乎今天沒有人來上班。

或許,這也不過是在提醒人們,儘管這場大戲是關於一種正在重塑世界的技術,但是說到底,它本質上還是一場關於人的「宮斗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On Cloud Sneakers | Lucchese Outlet | Oboz Canada | Mizuno Shoes | Wesco Boots | Carolina Boots | Topo Shoes | Whites Boots | Crispi Boots | Hunter Rain Boots | Dingo Boots | Barefoot Shoes Canada | LaCrosse Boots | Vince Camuto Canada | Cuadra Boots | Anderson Bean Boots | Zodiac Watches | Red Wing Boots UK | HELM Boots | Dryshod Boots | Coach Outlet Canada | Winter Jackets Canada | Kodiak Boots | UK Cheap Boots | Scarpa Boots | Lugz Boots | Xtratuf Canada | Freebird Boots | BALL Watches | Kate Spade UK | Consuela Bag | Brahmin Bags | Zodiac Shoes | Kate Spade Outlet | On Running | Jared Jewelry | Red Wing Boots | Sam Edelman |